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行业新闻

从逆旅到酒店,漫谈中国人3千年出行住店简史

2020-02-26

酒店(hotel)起初指法国贵族在乡下招待贵宾的别墅。

据考证,酒店在距今3千多年前的商朝就出现了。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,官办的叫驿站,供传递宫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,换马。驿站止于清朝光绪年。而民办供普通人旅途中休息、食宿的场所称“逆旅”。

不管是官方出差人员还是普通人士出行,首要事情是带上证明身份的介绍信(当然,古代各个时期对介绍信叫法是不同的),入住时店家会对客户信息详细登记备案供官方查验。没有介绍信就是歹人流串犯,捉住轻则打屁股,重则砍头,挺危险的。

其次,古代禁止人们夜间走动,过了时节还在街头瞎蹿被巡逻的发现轻则杖打,重则射杀。宋朝是中国古代唯一不宵禁的朝代,晨昏叫卖里人们可以自由行走。

官方人员出行有驿站的便利自不言表,普通人除了要有证明身份的介绍信,还得带上锅碗瓢盆甚至尿壶,想想也是挺累的,既要又要的各种不便脑补一下很麻烦很辛苦的。

驿站里面备有马匹、饲料、饮食、床铺等一应接待设施,专人负责接待,对传送时限也有严格限定,要求陆驿快马一天走180里,最快要求日行500里。急递的马匹系有铜铃,在道上奔驰时,白天鸣铃,夜间举火,撞死人不负责,风雨无阻,昼夜兼程。

与驿站有关的故事简直不要太多太精彩了。

《史记•商君列传》讲秦还未统一六国之前,商鞅设立“验”的制度:即凡来住宿的人一定要出示身份证。后来商鞅失势,逃到一个边远的客店要求住宿。店主却说:“商君之法,无验不得入住”。商鞅长叹:“我定的法害了我自己!”

脍炙人口的莫过于杜牧有诗曰: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,说的就是驿卒快马加鞭星夜飞驰仅仅为了满足贵妃口腹之欲。

明崇祯三年,朝廷驿站精简,照看马匹每天挣3分工银的小卒驿李自成不幸失业愤而起事一举灭了大明江山。

古代客人住的房间也分档次的,等级由高到低分为天号、地号、人号、通铺,柴房和马圈。天号,地号,人号相当于今天说的总统套房,豪华间,标间。至于通铺大概只有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的人住过,柴房、马圈这种配置已成为故事里的逸闻啦。

元代有了“饭店”的记载。当时挂此字号的是民间饮食店或兼营住宿(提供铺席)的饮食店。

明朝时的客栈出现类似今天美团、饿了么的外卖业务。明代小说《宋四公大闹禁魂张》中,宋四公就让店小二帮他去买吃的,对其说道:“店二哥,我如今要行,二百钱在这里,

烦你买一百钱爊肉,多讨椒盐,买五十钱蒸饼,剩五十钱,与你买碗酒吃。”

明清时期,除了民间的旅馆,会馆也非常兴盛。在京城,不仅有地区性会馆,而且还有行会会馆。

清末晚期,以经济较为发展的广州,上海,天津等地已出现外国资本建造的饭店。不论建筑外观还是室内设施都跟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饭店有很大区别。这其中最有名气的当属上海的礼查饭店。

礼查饭店是中国最早的一所外资饭店。这所饭店创下数个第一:第一个在饭店大量引入弹子房、酒吧、舞厅、扑克室,电影、歌舞、戏剧演出等游艺玩乐项目;上海第一家使用煤气的地方;中国首家安装电灯的地方;上海第一个使用自来水地方;中国最早使用电梯的地方。上海最早放映半有声电影的地方。24小时供应热水、每间客房一部电话,每套卧房均装有卫生设备,是当时远东设备最现代化的豪华饭店之一。交谊舞也是自礼查饭店兴起。

与礼查饭店同样闻名的还有比利时人在1901年修建的北京的六国饭店;1900年由两个法国人成立的北京饭店;英籍犹太人爱利斯.维克多.沙逊于1929年建造的和平饭店...

新中国成立后,外资兴建的饭店收归国有,大多变为政府部门的招待所,住招待所需要工作证和介绍信,粮票更是必不可少,出省则需兑换好全国通用粮票,少一样都不行,住东城住西城住远住近跟谁住全由车站住宿服务处指定,厕所、洗脸间都是公用,两口子住店还需提供结婚证,如果住到出行地亲戚家,得及时报告居委会。

改革开放后,人们可以自由出行,国外客商增多,住宿成为政府尴尬而又急迫解决的问题。

1983,广州白天鹅宾馆开业,这是中国第一家由港商霍英东先生与广东省政府投资合作、首家由中国人设计、建设和经营的五星级酒店,但室内设计,霍英东坚持请美国著名的HBA酒店设计公司的设计师来做。

广州白天鹅宾馆不仅是国家是改革开放招商引资的象征,他的另一个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向广大普通阶层人群敞开了大门。据报道,开业之际,霍英东要求宾馆“四门大开”,让中国人感受什么是现代生活,他的的想法遭到管理人员一致反对,管理人员认为阶级敌人会搞破坏,店里设备会被客人破坏。霍英东说让市民随意进出,损失由他赔偿。开业当天,人群蜂拥而至,场面一度混乱,市民因拥挤而挤掉的鞋子就有一箩筐,出现小孩被挤丢,地毯甚至连马桶盖都被踩坏的问题,卫生间的小香皂和手纸几乎被洗劫一空,但两周之后便恢复正常。

1984全国实行居民身份证制度,人们外出使用介绍信的历史终结。

至九十年代,国外品牌希尔顿,雅高、温德姆、洲际、喜达屋、凯宾斯基等酒店大举进入中国,本土品牌的酒店锦江国际、碧桂园、首旅酒店、华住、万达也日益崛起。

截止2019年全国共有25多万家酒店。